“会议多,耽搁的时间就多,有时工作就很难完成。”杨红说,另外一个惧怕开会的原因就是,担心工作不能按时完不成,最后还得加班。“部门经理每天要求交销售总结,还常常临近下班才通知开会,说不耽误工作时间。”杨红觉得,领导就是在变向加班。

网友“一如往昔”说,通常不重要的会议她都会借口推脱,如果要求签到,就会找同事帮忙签到,或者签过就走。如果事先规定不能缺席,就提前到会场,霸占最后一排的有利地形。会议开始,台上的领导正襟危坐,掏出讲话稿滔滔不绝的同时,底下的同事们也“各显神通”:胆子大的,掏出报纸和杂志翻阅,没带“武器”的,就装模作样地在笔记本上随意涂鸦,更多同事看上去是在低头看文件、写会议记录,实则拿出手机发短信、玩游戏,或是上网发微博,和其他同事一起感叹同病相怜。

以上文章部分属于我亲身经历,部分素材转载自知乎。

其实严格来说,问家庭户口这些事实也算不上什么套话,以上仅是个例。

真正的套话不是套事实,而是套你的看法和态度。事实大家都知道,瞒不住。在职场上,你的看法和态度,也就是你选择站的队伍,才是最容易出问题被别人抓住一棍子闷死的。

比如,公司出现两种态度,出现大的分歧,出现人事矛盾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是套话关键期,说错话很可能就会被人一巴掌拍死了。

比如领导问你对某个人的看法,问你对某件事的态度,让你评价职位比你高的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

今天也跟一个朋友聊了一下这个话题,真正能套你话的人一般都是气场比你强的人,要么是你上级,要么你敬佩他。应该不会有一个领导被员工套话吧?因为员工可能连敏感问题问都不敢问

原创文章,首发林忠周博客:

啊,这是逗我玩呢,哎,又挫了。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郎建荣

在一家茶叶公司上班的小胡每个周六上午还得上班,因为,这是部门例会时间。

后来有次和一个同学吃饭,他说“你太实在了,就不应该告诉领导你就住在公司旁边。住在公司旁边是为了方便自己上下班,不是为了方便领导安排你加班。“他卖了个关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周末很少加班吗?”

我:我要提意见,我每次例假都会痛,能不能提议单位给每个女员工定一天生理假啊。

媛媛说,有时领导在台上照着稿子能念小半个钟头,更无法忍受的是,有的领导还用川普来念,听得下面的人哭笑不得。

在白领中,“恐会族”已经不是个新词儿了。

为并不是所有公司都这么复杂,像现在我自己的公司的团队里,我们人际关系就很简单,大家都是创始人、伙伴,同事问我的衣食住行真的只是关心和好奇,和他们

同事E:可拉倒吧,现在查的这么严,谁还敢让职工公费旅游啊。我老公的单位去年过年每人发了一张1000元的购物卡,不知道被哪个贱人举报了,到最后他们单位嫌回收卡麻烦,所以统一让他们每人交回1000元现金。他们那个单位的领导还有六个月就退休了,一辈子顺顺当顺,脾气为人都不错,谁知道因为这事儿晚节不保,提前回家休息去了。你说这不是折腾自己单位的员工吗,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会开多了,杨红和同事都有了经验,每次开会就坐最后一排,偶尔还能开开小差。但有的会议,即使离主席台再远也没办法逃避,这就是讨论会,每次开会,经理都要求每个人发言,“有时还可以应付几句,但有时实在想不出来,感觉在同事面前很丢脸。”杨红吐槽,类似的会议,她只想越少越好。

理由1、“时间长”

对于真正的秘密我想也没有多少人会对一个自己不信任的人抛心抛腹,所以今天跟大家聊的是被套话之后,你的剩余价值会不会被榨取?!

下午到了建议总结的时候,由我们单位的书记带头开会。书记打开一个WORD文档,大家都看向会议室的投影屏,这个文档里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大家提的建议,都采用“某某——建议……”的格式。随着鼠标滚屏,我的呼吸越来越不畅快,我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尴尬的事情,那就是大家提的建议跟上午大家私底下开讨论会的内容不一样!

记者随后采访了杨红公司的部门经理黄先生。他说,他很能理解员工对会议繁多的不满,毕竟他也是从销售员做起的。但他认为,开会还是很有必要的,一来可方便大家沟通工作;二来,大家一起讨论才能有思维碰撞,才能产生出好的点子。

小徐在一家贸易公司做销售,每天都要进行销售总结,但老板常常临近下班才通知开会,还美其名曰,不耽误工作时间。“每次都是看着手表来计算时间。”小徐说,每天销售工作都大致相同,很难有新的内容,开会也成了千篇一律,发言完毕后,自己就在座位上倒数散会时间。

我前两年对这些一窍不通,承受了很多折磨,但是,我也从中经受了很多历练,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事情,至少经过那短短半年的折磨,我的人脉也迅速扩散了,因为公司留留走走这么多人,很多都找过我开门,跟我打好关系,现在都还有很多那时候的同事跟我保持联系。

同事A写的不是提议领导合理布置工作,让女员工少加班,而是建议大家建立一个微信群,互相之间积极沟通业务。同事B写的不是建议单位减轻女员工的工作压力,而变成了建议公司成立一个人才库,记录每个员工的进阶路上的成绩。同事C写的不是提议女员工定期开茶话会,而是建议定期开展读书活动……而鼠标滚到我名字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意见大喇喇的出现在上面:建议单位给每个女员工一天的生理假。

杨红说,这样的日子,她坚持了近两年,“如今一提到开会,我就很焦虑,真想有个人替我去开会,而我只想好好做事。”

对此无形中的“被加班”,大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部门经理又说“小林你这人有责任心,我和领导商量过,把公司的公章交给你保管,而且你住得近,偶尔有紧急的事情也好找你。”从那以后,真的成了公章的奴隶,所有的公章必须我亲自执行盖的动作,不能转交给任何人,经常为了陪业务部门的同事做标书熬通宵,每个月至少两三次。

三八妇女节的前夕,公司搞了一个“庆祝三八——我为单位提意见”的活动,为了鼓励广大女同胞提意见,公司决定赠与每个提意见的女员工精美礼品。于是大家纷纷讨论要提什么意见合适,大家都认为一定要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是一个让领导看到女员工平日的工作压力的好机会,说不定还提升一下女员工的待遇。虽然讨论会的基调是提出意见和建议,但是各抒己见的气氛越来越热烈,慢慢开始向吐槽会方向发展。以下是讨论会盛况的一隅,可作为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