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清澈,水草招摇。圆明园处处闪烁水的灵动。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这一池净水得来不易。俗话说,流水不腐,但圆明园的湖水缺乏流动性,极易爆发水华。近日,市水科院完成了圆明园水生态修复的效果调研,揭开了它的净水奥秘。

消失多年的鳑鲏鱼、金线蛙,如今重现圆明园!

圆明园近日启动修复1860二期工作,修复的文物涵盖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朝代共计11件。完成修复后,将在园内展出,同时游客还可以通过圆明园线上数字博物馆在线观看。另外,一期已完成修复的6件文物从即日起在园内开展。

水下森林丛生,鱼儿往来穿梭,水面荷花盛开,红蜻蜓伫立花枝,黑水鸭畅游水中……记者在璧山区观音塘湿地公园生态修复项目建设现场采访时,该项目现场负责人王松林告诉记者,据初步预计,修复项目将在6月初全面完工,届时,观音塘湿地公园将呈现出一幅美丽和谐的生态图景。

圆明园西长河。朱松梅摄

“鳑鲏鱼是北京的原生鱼类,大多只有一两寸长。雄鱼身上有五彩条,在阳光下会闪光。”圆明园管理处生态科的王沛然说,今年初夏,鳑鲏鱼首次现身圆明园西长河。这种美丽的小鱼对水质很挑剔,只在极为清澈的水域才能生存。从夏至秋,它们又多次出现在福海、廓然大公等水域中。

在很多人眼中,圆明园内只剩下残垣断壁,但实际上圆明园地下埋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遗址和文物。随着考古工作不断推进,圆明园遗址内出土了大量文物,包括石刻、琉璃、瓷器等,其中瓷器碎片就高达10万片。为了让破碎的圆明园文物完整的重现在大众面前,今年4月24日圆明园启动修复1860一期,完成修复了6件精品瓷器,分别是1件青釉鼻烟壶、2件青花八宝万福如意瓷砖、1件康熙青花龙纹碗、1件康熙红釉碗以及1件青花缠枝莲纹瓷绣墩,并召开专家评审会,修复的文物得到专家认可,现展示在圆明园展览馆内,备受游客关注。

全市首个水生态修复项目

播种十余种水下森林

鳑鲏鱼

修复1860二期工作近日正式启动,11件文物正在修复当中,包括10件精品瓷器和1尊佛像。11件文物分别是康熙祭蓝釉盘、康熙青花莲瓣石榴纹碗、康熙青釉莲瓣碗、康熙釉里红夔龙纹碗、康熙釉里红二龙戏珠纹碗、康熙青花龙纹碗、康熙釉里红龙纹碗、康熙黄釉绿彩龙纹碗、雍正青花碗、乾隆梵文青花高足碗和地天母佛像。

观音塘湿地公园修复项目生态工程区水域面积35772平方米。修复工程完成后,湖区主要水质指标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水体清澈,透明度将大于1.5米,到时候,“水下森林”与“水下草原”景观将一同展现。

圆明园西北角,西长河擦着山脚蜿蜒流过,这里是园子碧水岑岑的源头。

惊喜接踵而至。在圆明三园之一的长春园东南隅,是如园的清浅池塘,今年,工作人员在这里看到了金线蛙的身影。这种蛙的身体为绿色,两侧各有一道较宽的黄色褶线,因此得名。往前数两三年,圆明园福海附近还发现过一种更为稀有的物种——有“昆虫界大熊猫”之称的低斑蜻。

圆明园管理处文物科科长陈辉介绍,圆明园现藏的瓷器残件多为清代官窑精品瓷器,其中很多是专供清朝帝后使用的御窑瓷器,从选择材料、绘制纹饰、制作工艺来看,精益求精。雍正朝官窑瓷器在圆明园遗址出土较少,非常珍贵,这次我们将首次修复雍正青花碗。陈辉说,这批瓷器文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经济价值以及科学研究价值。

目前,整个工程进展顺利,公园已经进行降低水位处理,对水内有害螺和有害鱼清除后,将栽种部分沉水植物,现已栽种8个品种的沉水植物达30多吨,完成整个计划量的80%。沉水植物栽种完毕后,将实施水体透明度提升工程,到时候将重新放置一些鱼类,构建一个完整的食物生态链,保证公园内的水质清澈见底。

始建于1707年,圆明园是一座大型水景园林,大多景观皆因水而成,但近几十年来,本市水资源紧缺,地下水位曾连年下降,丰沛的泉水渐渐干涸。2007年起,清河第二再生水厂每天为其补充近3万立方米清水,园子才得以重现昔日的秀丽。

鳑鲏鱼、金线蛙、低斑蜻等均为北京的原生物种。“原生物种就是某一区域的‘土著’,它们是当地生物圈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市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的邹强军说,上世纪80年代之前,它们在京城并不罕见,但随着城市快速发展,水域变少变脏,这些物种一度濒临消失。

未来,完成修复的11件文物成品将在圆明园展出,同时进行3D扫描,并收入到圆明园线上数字博物馆,游客将来可在圆明园官方微信公众号上观看。本报记者
吴镝摄

“观音塘湿地公园生态修复项目是全市首个水生态修复项目,这也是璧山继璧南河整治后,对于水生态修复的有益探索和实践,也将成为璧山人又一个骄傲。”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在介绍项目时这样说。“这种治理手段比较适合治理生活集聚区的封闭河道,或公园里的景观池塘。这些河道的问题基本都是水体富营养化,用‘水下森林’的方法有望解决,但前提是河水要相对静止,如果流动很快,效果会大打折扣。”

修复后的水体清澈见底,芦苇丛生,水草招摇。朱松梅摄

金线蛙

相关新闻

12种水生植物构建“水下森林”

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再生水的确清澈透亮,但其氮磷含量偏高,使水体面临富营养化的风险。而且,再生水入园后便不再外排,流动性较差,容易爆发水华。

就拿金线蛙来说,往前数30年,在海淀、通州、顺义、昌平等地的田间地头,这种蛙都并不鲜见。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开始进行大规模城市建设,公路四通八达的公路将大水面劈成碎块,大量污水直排使水质受到严重污染。开阔、干净的浅塘几乎消失殆尽,因此,北京的金线蛙踪迹难觅,仅在2004年匆匆现身圆明园大水法遗址南边的水塘子。

鳑鲏、金线蛙等原生物种再现圆明园

看到过陆地上的森林,而“水下森林”到底是怎么样的?

净水圆明园,头一个办法,就是播种水下森林。

原生物种重现,得益于园区近年来开展的水生态修复。

消失多年的鳑鲏鱼、金线蛙,如今重现圆明园!这几种土著生物对生态环境要求极高,甚至有水质监测器的美誉。

看到记者一脸纳闷,王松林描述说,修复后的观音塘湿地公园,水质清澈见底,游客在岸边就可以清晰地辨识到湖中的水草:苦草、密刺苦草、伊乐藻、微齿眼子菜、竹叶眼子菜、金鱼藻、狐尾藻……而站在湖边的状元桥上俯视,湖水清澈透亮,透明度可达1米多深,清晰可见水下森林中游动的鱼儿、水鸟、蛙类等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