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江苏省人民政府为原告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驳回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了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海德公司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等共计5482.85万元。同时,为有效衔接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绿色发展,综合考虑生态环境修复需要和企业赔付能力与生存发展,海德公司可以在提供有效担保的前提下申请分批支付赔偿款。据悉,这是江苏省人民政府首次单独作为原告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跨省倾倒废液百余吨赔偿逾5482万元
“污染带长达20公里,直接导致当地饮用水水源中断取水超40小时。”江苏省人民政府诉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日前二审宣判。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海德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但允许分批支付5400多万元的赔偿款。海德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是江苏省政府首次单独作为原告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经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海德公司于2014年分别将其生产中产生的废碱液共计102.44吨,交由没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李某生等人处置,导致废碱液几经转手后分别被倾倒至长江靖江段和新通扬运河,造成严重水体环境污染,并分别导致靖江市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中断取水超过40小时、兴化市城区集中式饮水水源中断取水超过14小时。一审判令海德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共计5482.8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至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海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江苏高院公开开庭审理后,于2018年12月4日对案件公开宣判。针对一审中江苏省政府在原审法院释明后变更诉求提高损害赔偿数额是否合法、通过类比长江靖江段污染损害的方式计算新通扬运河污染损害是否合理、生态环境服务期间功能损害是否存在及其计算是否合理等主要争议焦点,江苏高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同时,为有效衔接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绿色发展,综合考虑生态环境修复需要和企业赔付能力与生存发展,判决海德公司可以在提供有效担保的前提下申请分批支付赔偿款。本案焦点侵权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一审期间,法院向江苏省政府做法律释明,江苏省政府将赔偿总额3845.27万元,增加到5532.85万元。海德公司据此认为一审审判程序不合法。江苏高院审理后认为,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足以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有权向其释明可以变更或增加诉讼请求。释明仅为建议,是否采纳由原告自行决定。原审法院的释明行为并未侵害到上诉人的合法权益,释明行为并无不当。江苏省政府在一审法庭辩论前申请变更诉讼请求,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类比计算不损害海德公司的合法权益江苏高院认为,本案发生在长江靖江段的污染事件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认定造成环境损害1731.26万元。发生在新通扬运河的污染事件造成的环境损害虽未经评估,但与长江靖江段污染事件发生于同一时期,所倾倒的危废物均为海德公司产生,两地同属Ⅲ类水质,在新通扬运河倾倒的废碱液数量更多,且倾倒区域系低洼河网地区,水流速度慢,污染物稀释速度低,环境容量远不及长江,同样的污染物倾倒进新通扬运河所造成的损害要大于长江。因此,采用类比方式计算的生态环境损害不会高于实际发生的生态环境损害,并不损害海德公司的合法权益。案涉污染事件造成了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长江靖江段有水生动物161种,鱼类148种,重要鱼类59种,且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江豚和胭脂鱼,还有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案涉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禁渔期,系长江水体生态环境最为敏感、生物最为脆弱时期。数十吨pH为13.6的高浓度废碱液倾倒进长江后,仅2014年5月9日的污染行为就形成了长达20公里的污染带,案涉污染行为对长江中鱼类繁殖和幼体生长必将造成严重损害,且短期内难以恢复。虽因污染行为发生在禁渔期,评估报告表明未发现长江渔业损失,但不能证明未发生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新通扬运河系当地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和农业灌溉、养殖水源,也是南水北调的主要通道,且有证据证明污染事件已经造成了鱼类的死亡。案涉污染事件造成了这一区域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且短期内难以得到恢复,海德公司应当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按照生态环境损害数额的50%确定服务功能损失案涉污染事件系非法倾倒废碱液所致。倾倒行为均发生在午夜,倾倒地点偏僻,污染行为具有突发性和隐蔽性,污染区域难以精确测量,无法及时收集证据对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进行精确评估。综合考虑海德公司多次故意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过错程度严重;所倾倒的危险废物pH值极高,污染物成分复杂,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十分严重且难以迅速恢复;在长江生态环境已经十分脆弱,长江大保护已经成为全民共识的情况下,在生态环境极其敏感和脆弱的长江禁渔期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影响十分恶劣等因素,同时鉴于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在对靖江环境污染事件进行生态环境损害评估时采取了保守的计算方法确定生态环境损害,因此,原审法院酌定按照生态环境损害数额的50%确定的服务功能损失数额合情合理,并无不当。

图片 1

泰州市中院在一审期间查明,海德公司于2014年分别将其生产中产生的废碱液共计102.44吨交由没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李宏生等人处置,导致废碱液几经转手后分别被倾倒至长江靖江段和新通扬运河,造成严重水体环境污染,并分别导致靖江市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中断取水超过40小时、兴化市城区集中式饮水源中断取水超过14小时。法院一审判令海德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共计5482.8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至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

备受关注的全国首例省级政府起诉企业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江苏省人民政府诉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27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安徽海德公司向原告赔偿环境修复费等费用5482.85万元。

一审判决后,海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一审中江苏省人民政府在原审法院释明后变更诉求提高了损害赔偿数额是否合法、通过类比长江靖江段污染损害的方式计算新通扬运河污染损害是否合理、生态环境服务期间功能损害是否存在及其计算是否合理等主要争议焦点,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这是中办、国办印发《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试点方案》授权省政府可以提起生态赔偿损害诉讼之后,省级政府作为独立原告,首次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江苏省高院经审理认为,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足以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有权向其释明可以变更或增加诉讼请求。原审法院的释明行为并未侵害到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该释明行为并无不当。江苏省人民政府在一审法庭辩论前申请变更诉讼请求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

上午十点宣判开始。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被告及代理人今天并没有按时出现在法庭,判决为被告缺席宣判。法院判决书显示,海德公司营销部经理杨峰,于2014年5月将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102.44吨废碱液,交给没有处置危废物资质的李宏生等人,孙志才、丁卫东等人先后分多次将废碱液排入长江和新通扬运河,严重污染环境,导致靖江和兴化市城区饮用水源中断取水。

江苏省高院审理认为,本案发生在长江靖江段的污染事件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认定造成环境损害1731.26万元。发生在新通扬运河的污染事件造成的环境损害虽未经评估,但与长江靖江段污染事件发生于同一时期、所倾倒的危废物均为海德公司产生、两地同属三类水质,且在新通扬运河倾倒的废碱液数量更多,倾倒区域系低洼河网地区,水流速度慢,污染物稀释速度低,环境容量远不及长江,同样的污染物倾倒进新通扬运河所造成的损害要大于长江。因此,采用类比方式计算的生态环境损害不会高于实际发生的生态环境损害,并不损害海德公司的合法权益。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环境污染事件造成靖江、兴化市区及周边城镇居民生活用水停水几十个小时,严重威胁了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特别严重的是,这次环境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休渔期。被告违法处置废碱液也给长江水环境、鱼类资源、生态服务功能造成了巨大损失。海德公司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碱液交给没有资质的个人进行处置,应视为在防范污染物对环境污染损害上的不作为,这种不作为与环境污染损失结果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应当对由此产生的损害结果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案涉污染事件造成了服务功能损失。长江靖江段有水生动物161种,鱼类148种,重要鱼类59种,且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江豚和胭脂鱼,还有国家级水产种子资源保护区。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禁渔期,系长江水体生态环境最为敏感、生物最为脆弱时期。数十吨PH值为13.6的高浓度废碱液倾倒进长江后,仅2014年5月9日的污染行为就形成了长达20公里的污染带,案涉污染行为对长江中鱼类繁殖和幼体生长必将造成严重损害,且短期内难以恢复。同时,新通扬运河系当地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和农业灌溉、养殖水源,也是南水北调的主要通道,且有证据证明污染事件已经造成了鱼类的死亡,海德公司应当赔偿服务功能损失。

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被告共造成靖江市生态环境损害费用1786.26万元。类比靖江市生态环境损害费用,兴化市的生态环境损害费用为1877.64万元。此次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禁渔期,对长江水域中下段生态环境及水生生物资源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被告因此应当赔偿长江生态服务功能损失费1818.95万元。此外,被告还要承担评估费26万元。

法院认为,一审按照生态环境损害数额的50%确定服务功能损失并无不当。案涉污染事件系非法倾倒废碱液所致,倾倒行为均发生在午夜,倾倒地点偏僻,污染行为具有突发性和隐蔽性,污染区域难以精确测量,无法及时收集证据对服务功能损失进行精确评估。综合考虑海德公司多次故意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过错程度严重;所倾倒的危险废物PH值极高,污染物成分复杂,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十分严重且难以迅速恢复;在长江生态环境已经十分脆弱,长江大保护已经成为全民共识的情况下,在生态环境极其敏感和脆弱的长江禁渔期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影响十分恶劣等因素,同时鉴于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在对靖江环境污染事件进行生态环境损害评估时采取了保守的计算方法确定生态环境损害,作出相关判决合情合理,并无不当。

经法院释明,原告江苏省人民政府诉请将兴化的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从769.92万元增加到1877.64万元,将两地的生态环境服务功能修复期间损失费用亦相应从原来的1265.09万元增加到1818.95万元。加上评估费、律师费,赔偿总额从原来的3845.27万元,增加到现在的5532.85万元。这是因为,由于水流速度、环境容量等因素,废碱被排入新通扬运河对兴化的危害远比排入长江对靖江大,因此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费用、生态环境服务功能修复费用应相应提高。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环境修复费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计5482.85万元。

判决书称,被告海德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天内,将款支付到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

据了解,21日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向海德公司发了开庭的传票,被告为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如不服判决,被告可在收到判决书15天内,上诉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一审开庭被告主要辩称意见被驳回

2017年7月,江苏省政府将海德公司诉至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5月29日,该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海德公司提出的不应对杨峰个人行为担责,本案计算赔偿费用的方式不当等主要辩称意见等,法院在判决中予以驳回。

在庭审中海德公司辩称,杨峰未按公司要求,擅自将废碱液交给他人非法处置,法律后果不应当由公司承担。法院认为此观点并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