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内大宗商品中黑色系品种的大幅调整在市场呼吁声中展开,由于受到市场资金的追搼,短期基本面的影响暂时钝化,若说这波调整是多头认输了那也未必,光看持仓便可以看出来,因此多头不死,空头不止,短期资金的角逐将显得常态化,笔者也不建议过多参与。映射到菜粕,该品种在上周尽管有两波大幅拉升,随后也大幅回落,也就是这波调整,菜粕价格走势也显得更为健康,菜粕的基本面不想说太多,本篇文章更多的从波动和价差着手进行分析。

今年存塘鱼之所以会高,一方面是罗非鱼行业的出口受到限制导致大量罗非鱼留在了国内,另一方面是淡水鱼在春节后价格也一直低迷,每斤亏个5毛钱导致养殖户比较惜售。据了解,长江流域存塘量达到5成,广州没有这么高,也就2~3成。在传统的水产需求淡季,突然多出这么多大鱼,确实是上半年支撑菜粕价格的最大隐性需求。
存塘鱼带来的隐性需求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它对后期水产养殖的伤害是比较严重的,在调研的过程中,后期“旺季不旺”成为普遍的共识,原因有二:
因为目前的存塘量比较大,所以二季度的补苗量受到很大影响,不仅投苗时间不断延后,而且投苗量较正常少一半的不在少数;
二季度投苗量的减少且时间后延,导致进入7~9月的传统水产旺季时,大鱼的数量较正常明显偏少,直接抑制了后期的菜粕需求。

由于现货及盘面压榨在3月才出现压榨利润,因此一季度我国进口菜籽数量小于去年同期。2015年1-3月我国共进口菜籽91.8万吨,较去年一季度累计进口115万吨下降20%。不过,随着压榨利润回升,后期油厂买船积极性提高。根据天下粮仓统计,二季度每个月都会进口约7船菜籽;尽管如此,这个数量也远不能和去年二季度累计的155万吨相比。因此,2015年我国进口菜籽量将极大概率低于去年的508万吨,预计为400万吨左右。

再来看豆菜粕价差。随着两者进入的涨/跌周期而有所不同,在上涨阶段豆粕需求弹性大于供给弹性,豆粕价格波动大于菜粕价格波动,而在下跌阶段,豆粕供应弹性大于需求弹性,豆粕价格波动小于菜粕价格波动,但在多数情况下,一旦确定方向,豆菜粕价差将会呈现明显趋势。

蛋禽料基本持平
水产料1-4月同比增10%以上,特别是4月份的用量达到了去年5月份的水平,但由于5月连续降水导致投料次数大幅下降,5月水产料将呈现环比下降,但是1-5月同比来看还是增的,可以定义为“淡季不淡”。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暖冬导致投喂次数增加,另一方面就是今年存塘鱼数量特别高,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隐性需求。至于目前的存塘鱼如何影响后期的水产料,便是我们第四个要关注的疑惑。

今年水产养殖利润不佳。根据机构在4月中旬对湖北水产养殖情况做的调研结果,今年预计养殖面积减少20%,不少养殖户转向种植莲藕或养殖龙虾。同样是因为养殖利润不佳,压塘鱼相对往年明显增加,这也将影响开春后养殖户鱼苗投放的积极性;这部分压塘鱼预计最晚在5-6月将出塘,市场对水产价格并不乐观。

首先来看波动率。想必学理工科的就了解,目前来看它更多会应用在期权及衍生品方面,尤其是隐含波动率。期货市场上,我们一般将会计算期货价格的历史波动率,20天、30天等用来观察价格变动规律,但不作为决定价格涨跌方向的依据。如果是在上涨/下跌趋势性较好的情况,波动率一般会保持相对平稳,以白糖为例;反之如果当价格出现大涨/大跌,并且持续时间越久,波动率就会做出相对激烈的反应,以螺纹为例。农产品相对工业品波动会小一些,尤其是饲料板块,而菜粕价格波动却是饲料板块中波动最大的,4月15日菜粕价格下跌,16日菜粕低开大幅上涨,其价格波动率也大幅攀升,受市场情绪影响,菜粕价格波动率也水涨船高,目前仍然处于高位水平。波动率的急剧增加,如果再辅助基本面的判断,对于菜粕中短期趋势将更有把握。

在说饲料产量的调研结果前,我们先看看今年的存栏情况:
p母猪存栏同比-15%,生猪存栏-10%
p蛋鸡存栏从去年低水平基础上正在逐步走高
p肉鸡从引种量来看,存栏仍有小幅下降
p肉鸭去年养殖利润较好,存栏稳定且有提高
p存塘鱼数量较大,影响下节重点讨论
整体来看,生猪的存栏情况是最差的,水产相对较好,反映到此次饲料产量调研上,结果也比较相符:
广州地区猪料同比下降3成,漳州地区更是下降了近5成。之所以与存栏减幅情况不相匹配,是因为调研的饲料厂的销售对象多以中小养殖户为主,而这一群体退出市场的现象非常明显,主要是因为资金以及国家环保限制所致。
肉禽料主要是肉鸭料,持平或略增。我们接触到广州做鸭料最好的一家饲料厂鸭料1-4月同比增了10%。

菜粕在4月中旬最低跌至2117元/吨后,止跌回升,重回2200元/吨以上,截至5月7日收盘报2266元/吨。随着菜粕持续走高,豆菜粕价差也不断缩小,目前两者价差在488元/吨。

目前豆菜粕价格波动都呈现快速上升的过程,两者价差从最低350扩大至440,持续时间为一个月左右,接下来价差是否扩大还真的需要下游市场需求的支撑,笔者认为粕类市场还未显现做空的机会,但大胆做多又缺乏实质性的利多因素支撑,所以需要持续关注不同品种的走势特征,届时市场趋势和价差策略将会一同呈现。

从上面中国大豆月度进口图可以看出,5、6、7月面临大豆集中到港,特别是6月份将达到850万吨,由于多数油厂已经通过预售基差合同的方式已经将库存转移到了下游,但是巨量的未执行合同却成了油厂以及贸易商的一块心病。在调研时我们发现,几家做的好的油厂和贸易商的近期主要精力都放到在合同执行上面,为什么会这样呢?
据了解,马上开始执行的6月基差合同的普遍点价成本在2750至3100元/吨,最高的有3200~3300元/吨的,而目前广东豆粕现货在2500~2550之间,如果在当时签订基差合同时收取10%的保证金——300元来计算,买基差合同的群体都已经亏光了保证金了。而在市场继续看弱、6月中下旬才能达到最大供应压力的背景下,作为卖方的油厂和贸易商想追加保证金可谓难上加难,这样如果后市再跌一下的情况下,违约风险可谓不小。
和饲料厂以及贸易商的交流中发现,油厂面临的违约风险相对不大,但是贸易商所面临的下家因为多为中小型饲料厂或散户,违约风险比较大,值得关注。

需求疲弱不改

目前国产菜籽压榨还未进入日程,而进口菜籽要再4月下旬、5月初才会到港,所以上周菜籽开机率下降,油厂的压榨总量也在下降,去年同时期菜籽压榨开机率会随着到货的增加而提升,一般在4月下旬开机率就会逐步上升,而由于市场基差依然位于0附近上下波动,较为平稳,因此菜粕价格没有大涨或大跌的基础。

疑惑七、豆菜粕价差为何能一低再低?
解惑:存塘鱼的隐性需求、蛋氨酸价格支持以及菜粕交割受限都是造成价差过低的原因

和大豆丰产格局不同,2015/16年度全球菜籽将减产。根据油世界预估,全球菜籽将减产100-200万吨至6700-6800万吨,主要因欧盟、乌克兰等国播种面积下降。加拿大是世界最重要的菜籽生产和出口国,根据加拿大统计局4月发布的种植面积报告,2015年菜籽播种面积为785.74万公顷,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值,较2014年822.52万公顷下降约4.5%。油世界对加菜籽种植面积预估和加统计局保持一致,因此预计加拿大菜籽将减产3-6%。不过,在这个数据上,加拿大农业及食品部数据和统计局大相径庭,该机构预计种植面积为840万公顷,产量较去年增加45万吨至1600万吨,出口则增加40万吨至760万吨。当然,现在的种植面积包括产量都是不确定的,因为这还取决于后期各农作物的种植收益变化和天气情况。